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咖啡女》(作者:雾儿)

咖啡屋坐落在大学附近的闹区,老板咖啡女是个留着长发的女孩,整天儿素面朝天,不懂化妆。
他来了,低眉对着咖啡女,要了一杯“清咖”。他从不抬头去看她,他喜欢漂亮的女孩,这不是他的过错。
她的咖啡屋别有一种情调:淡淡的热带雨林,原木的桌椅和咖啡色的咖啡杯,淡紫色的灯光从墙角温柔的洒下,
让人走进一份没有尘土的原始静地,思想里充满着自然。
咖啡屋的中间,悬挂一串密密的风铃,“风吹铃响风铃动”,多美的意境!
他常来,只为那咖啡屋的情调和那杯“清咖”。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发现她温柔的目光留在他身上,她常悄悄地
在“清咖”里加进了“伴侣”。
于是,他的好奇与自尊让他去问朋友——咖啡女是大学毕业生,在校是校刊的编辑,她爱写些忧伤的爱情小说。
“那些小说是她写的?”他读过,他无法把这个貌不惊人的咖啡女和那个才女联在一起,“是她构筑的童话吧,她会
有人爱?”
她正好来添咖啡,她的心被猛烈地撞击,抬起的脚无处可落。她身子一斜,手正好碰着风铃,“铃铃铃”连同她
的心碎落一地。
她是温柔的,尽管不美丽。除了咖啡屋,她爱躲在自己的小屋里,不愿开灯,点着蜡烛,让柔柔的、黄黄的烛光
在床头浣出一片温馥,随着细细密密的心在蔓延。她需要爱与被爱,她渴望有人触及她的灵魂,能懂她。

于千万个人群中遇见了他,在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在枫叶落满地的亭子中,在她苦涩的咖啡屋。不早也不迟,
正好赶上。她随意拾起一片秋天的落叶,轻轻地问一声:“噢,你愿在这里吗?”
咖啡屋夜夜客满,有谁是真正需要在“清咖”里加“伴侣”的人?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守着窗儿,“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2000/9/25

雨玫瑰


世纪末的她苍白而忧郁,苍白的她拥着一朵忧伤而高贵的玫瑰,与他牵手在紫色的玫瑰车上。黄昏,玫瑰
车在微雨、冷寒的飘着雪的原野中悠悠前行,玫瑰噙着凄冷的雨滴......
窗外白雪茫茫。
“我要下车。”她仰头看着他的眼睛轻轻地说。“为什么?好好的。”他问。“嗯。”她侧过脸对着窗
外。欲语还休,没有勇气,找不到理由。她为玫瑰在车厢里找了个位子,她下了车。
车开走了,一切都成为虚无和空灵,荡荡的,泪水悄悄划过脸颊,她成为在夜雨中、在玫瑰中哭泣的女
郎。
她猛然醒觉似的顺着车辙不停地跑,跑。
嗯,前面的路好长好长,没有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