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情感足迹》 作者 月满西楼七

第二天,天没亮,修格就直接去了西宁,等他姑知道修格已出门,给他挂
电话时,修格已快到西宁了。
乔在西钢宾馆等到了内心如焚的修格。
乔也带给他最令人沮丧的情报。乔沉重的说:
放弃吧,修格,你决无希望!
那个男的叫高家立,是西钢集体研究所的高材生!家里条件相当好,他父
亲就是西钢的工会主席,他父亲和夏雪儿的父亲是好朋友,又是合作多年的
同事,他和夏雪儿都是西钢的高干子弟,原来夏雪儿和高家立也就只差订婚
了。
那个高家立在西钢也是有名的,上次西钢的特殊钢在质量上取得重大突破
他就是中坚骨干,西钢上至厂长,下至各部门的部长们都欣赏他,认为他是
西钢的难得奇材,他完全是个......
我知道了,修格有些无奈地说,不让乔再往下说。
一个奇材,对不对?修格天生的傲气并不让他退却,心里对自已暗暗说:
夏雪儿,我绝不会就此放手的,我要见到你,马上见到你,问个清楚。
雪儿不上班,修格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不抱多大希望的给夏雪儿打传呼,
出于他意料的是,雪儿马上回了电话。
雪儿你出来一下好吗?我有事和你说。
修格六神无主,心慌慌地。
雪儿的口气极是婉约,同样出于修格意料地说。
我也有话对你说,你在我们去过的体育场等我吧,我马上出来。
对于修格当时的心理来说,他想不到雪儿会爽约的,他想只能明天雪儿上
班时去见她,给雪儿打传呼,只是无奈之极之后的难奈。现在雪儿真的来了
他又慌乱了,不知如何向她诉说了。
宾馆和那个体育场很近没有几步之遥,修格在场子里发呆,极力想理清自
已的思绪,整个脑海乱成一片,越是想让自已冷静下来,却越是无法克制自
已躁乱的情绪。
他远远就看见雪儿慢慢向他走来,那双令他日思夜梦的弯弯月儿眼依然是
那么让他神往心仪,可是她就和要别人订婚了,修格想到这里心里刀绞,又
看雪儿手上拿着他托乔带给雪儿的那本日记本,努力了好长时间,做了几个
深呼吸才让自已稍稍平息的思绪和情绪又高涨了。
他直冲过去,大声地喊:
夏雪儿,你不可以这样做,你不能嫁他,不能跟他订婚!
雪儿慌乱地抬头看着他。
你这样不公平,就算是赛跑,他已经跑了半天我才起跑,好不容易我快追
上他,你又把百米改成六十米,让他先到终点,这样不公平,不公平。
雪儿用有丝衰怨,又有些慌乱的眼神望着他。
修格依然嘴里不停地吼着:
雪儿,你别发疯,这件事关乎你终身的幸福。我知道在你父母眼里,那个
所谓的西钢奇材是个不折不扣的乘龙快媚!但是你不能事事都听你父母的摆
布!你应该问问你自已,你到底爱不爱他!
雪儿扬起她的长睫毛,她用那对弯月儿深深地凝视着修格,轻轻柔柔的说:
你怎么知道我不爱他?
好,你爱他!黄修格大叫,我不再打扰你,把我的日记本还给我,我马上
从你的眼前消失!
说完伸手就去雪儿手中夺那本日记本。
雪儿象已有了防备,极快地把它藏在身后退缩着。慌乱地说:
你又想撕了它是不是?
修格涨红着脸,红着眼,呼吸重重鼓动着他的胸腔:你爱他要这日记本何
用?我并不是说他不好,我承认他好,他很好,十全十美,什么都比我好,
而我全身都是缺点,我不够稳重,不够成熟,脾气又不好,但是,雪儿....
..
他深吸了口气,痛楚在他眼底燃烧:
我用我全身心,全身的每一个细胞来爱你,我一天24个小时,分分秒秒想着你,
我或者不是世上最好的男人,但我绝对是世上最爱你的男人!
雪儿定定地望着他,弯月儿里蒙上了泪雾,闪耀着光华,她的声音低柔而清晰:
你从没有对我说过这种话。
没说过!但是你懂得,是吗?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如果你不懂,你就是白痴!我每天的日记不是说明着一切吗?这离你而去的
二个多月的日日夜夜你知道我是怎样过的吗?
好了,修格。雪儿凝视着他:
你说了这么多了,又吼又叫的,现在我倒要问问你,谁说我要订婚了?
修格一怔,顿时又惊又喜。
难道......那是谣言?
不完全是谣言,爸爸和妈妈要我和他订婚,他父母也老是催我爸妈,因为他可能
要出国深造,但是我没有答应呀!
啊!
修格狂喜的大叫:
雪儿!
忘形的,一把把她拥进了怀里,用手紧紧的抱住了她。
雪儿注视着他,眼里闪著泪光,修格深深地望着这对撼人心魂的弯月儿,终
于他长叹一声,把嘴唇贴在她那翕动的,轻颤的,楚楚动人的嘴唇上。
爱情,爱情啊,是如此的惊心动魄。修格想唱,想飞,想站在云端,想告诉
全世界的人他拥有着雪儿。



  我想,每一对恋爱中的男女都是幸福、快乐的。就算是一些极简单的节目也进行的极有
兴致,逛公园,看电影,偶尔在麦叔叔那吃个包,喝杯可乐什么的。有时还会骑部烂单车在

日大街上到处乱逛,在楼梯口相拥渡过一个深宵。
这一个夏天修格和雪儿沐浴在爱河中乐不知返,他们在爱的滋润中慢慢成
长。然而世上的事情是永没有一帆风顺的,爱情也一样。
爱情,对修格来说是一种惊心动魂的情绪,他好象从来也没有像这一个夏天
这样疯狂,这样沉迷,这样喜悦,这样狂欢过。在兰州,修格的姑姑也不能不
感染上她侄儿子的这分强烈的喜悦。
姑姑是了解修格的,他是那种反应特别敏锐而强烈的孩子,从小都是这样的
,他有五分快乐,他就要夸张成十分,有五分悲哀,也要夸张成十分。
身为姑姑,只能默默地分沾他的喜悦,却不好打破他过份美妙的梦想。夏雪
儿!那个名门闺秀,虽然修格的姑姑没有见过,但是她的父母,她并不陌生,
都是西钢的骨干领导,他们能承认自已这个散漫不羁的侄子吗?他们能放弃西
北人心中对南方人那份不敢过于靠近的偏见吗?修格他真能长期拥有这份幸福
吗?
黄修格却没有那么多心事!整天,他和雪儿欢笑,跳跃在阳光里,尽情地享
受着青春和爱情。
五泉山,青海湖,老爷山,黄河岸边,中山桥......都曾留下他们欢快的身
影,他们曾并躺在草地上看蓝天白云,他告诉她他的梦想,他的希望,他的未来,
他和她诉说着江南的山青水秀,风光无限,他要带她回老家,做江南的媳妇。雪
儿被他的快乐和江南的美丽所感染,望着他,她只是笑容可掬,声声应和。
但是,这个梦想家终于要面临考验了。一天,雪儿告诉他:
你知道吗?高家立仍然在追求我。
不提他行不行?黄修格绉紧眉头。
修格,雪儿担心地低下头去。
你不知道,我和家立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家里以为我们的事已成定局,现在
半路杀出你这个程咬金,妈妈和爸爸显得很不开心。但是,他们也没有明着出
面干涉我们的事,他们只对我说:把你这个南方人带回去给我们看看!
所以,修格,你必须去见我的父母,这对你,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黄修格用手直摸脑袋。
你干嘛?雪儿问。
我在想,修格吞吞吞吐吐的说:
碰钉子的时刻终于来了!
别这样泄气,我爸爸妈妈不是那种不明事理,不开通的人。
可是他们能容忍我,能对我没有偏见吗?
我想不会的吧?雪儿低低地说。
我真害怕,不太敢去。
你不要这样嘛,我爸爸妈妈又不是老虎!
我不怕老虎,我只怕你爸妈不能慧眼识英才!
你是英才吗?雪儿笑弯了腰:
别不害臊了,我看你是倒有点像个大木头,叫你去见我父母就木呆呆的了。
好!你骂人,我当大木头,你只好当木头夫人了,你又有什么光采?
胡说八道!雪儿红了脸,笑着说:
管你是英才也好,是木头也好,下星期天,去我家见我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