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情感足迹》 作者 月满西楼 十三

在南归的列车上,一片嘈杂,昏昏欲睡的人们仿佛已挣脱梦靥的折磨,振作起来,打牌的
打牌,调侃的调侃,偶尔也有情侣的亲密耳语。修格疲惫地躺着,抽
着烟,数着旅程。
车外,西伯利亚的寒流凝聚着,车内的修格像极了一个疲惫的梦游者,想着如
那大海涨潮般的恋情就是如此涛走云飞了。在冰冷的事实面前,心苍凉的如那凌厉的西北风
扫过西北那宽广的原野,眼眶里打转的男儿清泪只能往肚里咽去;想
着昨日还踯躅在熙熙攘攘的西宁十字街头,望别人匆匆如云的脚步,心如冷铁,一片茫然,
今日却已坐在南下的列车上了,世事多变幻,谁又能看得透猜得到呢?
一个月后。
江南的正月。
修格知道自已已经整整一个月未走出这个小屋了,他怕出去看见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和脸上
溢满欢颜的人们,这些会像鞭子一样抽打他痛苦的心。呆呆地望着天花板,脑子里只有一个思
想:雪儿离我而去了,后来就晕晕地停止了思想,醒来不知是哪一个时辰。修格挣扎着起来,
移动到书桌旁坐下来。书桌落满了灰尘,雪儿从前写给他的信凌乱地散落着。他颤抖着手把它
们弄整齐。不敢再一次打开,他怕目光一接触那些曾经让他幸福让他迷醉让他恍如梦中的字眼
,他的心便彻底支离破碎。但他一直都没有勇气焚一把火烧掉它们,烧掉曾经的幸福烧掉现在
的悲哀,烧掉雪儿在他心中的记忆。他做不到,他怕雪儿唯一留在这里的东西消失,他怕彻底
将雪儿忘记,因为他还一直深深地爱着雪儿。 但这一切都已成为过去。它像昨天一样触手可
及又像远古一样遥远。只有那份痛还真真实实地在心里一遍一遍翻腾,修格不敢正视自己的心
,他怕看到它流血的样子。
阳光不知什么时候泄了进来,欢快的撒在书桌上,一大片,一大片,亮亮地,闪闪地。我
本能地闭上眼睛,他已经习惯了黑夜,光明一下子到来让他措手不及。阳光照在东方诗圣泰戈
尔的那本诗集上,修格突然想起,泰翁不是说过一句这
样的话吗?:生命因为付出爱情更为富足。
那么,曾经付出,曾经拥有都是幸福的,既然迎接了朝霞,我难道有什么理由
拒绝夕阳?修格想着。
不能拥有一个完整的爱人,但我现在不是拥有了一个完美的爱的感觉吗?
泰翁还说:如果你因为失去太阳而流泪,那你将失去群星。
是的,我不能再这样蜷缩在黑暗的小屋里,沉溺在雪儿给我的痛苦中一遍一遍地舔舐着伤
口。我为什么不给它时间让它愈合呢?时光可以冲淡一切痛苦与不幸。 修格用尽全身力气拉
开小门,阳光一下子全都普照进来,阳光正是灿烂时,江
南的春天原来早已来临了啊!


雪儿,我是永远地失去了你了,一切都是那么的悄无
息,没有强迫,也没有了不堪负重,总之这一切我不会
再提起,但愿没有我的日子里,你永远快乐!......

修格在半年后给雪儿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他不知道雪儿在不在西宁,雪儿能不
能看到这封信,但这一些已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修格他已明白,整天像霜打的茄
子一样,没精打彩,整天的借酒借烟消愁并不能让雪儿回来,他也知道要轻易割
舍这份化入骨髓的爱情,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是修格他更懂得了什么是爱!什么是爱
情!爱情是两性之间最严肃的一件事,调情是轻松的,爱情是深重的。真正的爱情是灵魂与灵
魂的结合,肉体的亲昵仅是它的结果。其实,生活中充满了太一般,太短命的爱情,充满了平
淡,充满了忘却,常常是该来的,悄悄就来了;该去的,悄悄就去了。似水流年,复水难收。
修格以后再也没有给雪儿写过信,没有再去打听她的消息。有很多时侯还是会想起她,但
那份想起已非以前,其中已多了一份成熟,一份睿智,一份清醒!

十四

背靠着背坐在地毯上/听听音乐聊聊愿望/你希望我越来越温柔/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你说
想送我个浪漫的梦想/谢谢我带你找到天堂/哪怕用一辈子才能完成/只要我讲你就记住不忘/我
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
慢聊/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把我
当成手心里的宝……

  半夜,修格又在梦中醒来,开了床头灯,点燃一根烟,靠在床上,慢慢的吐出烟圈,看
着那圆圆的烟圈从口中飘出,渐渐散掉……她……

  这已是2000年的秋天了,也就是修格离开西宁回到江南的第三个夏天。就在
今天的早上修格收到了雪儿的一封信,这三年来唯一的一封信。信中仅有的文字就是赵咏华
的这首<<最浪漫的事>>。修格当然不会忘记这是雪儿当年最爱听
的歌,也是雪儿最爱唱的歌,更是雪儿依偎在修格的怀里经常轻轻唱给他听的歌。
信是从西宁寄出来,修格明白雪儿已回到西宁。这三年多来,修格没有爱过别
人,三年多的孤身一人也使修格的心境更加平和。修格他愿意他所爱的人幸福,
无论她爱的是谁,修格都会为她祝福。
修格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为雪儿失眠了,但在接到雪儿的信之后的第一个晚上修
格却怎么也睡不着。修格他以为,只要绝口不提,只要让无数个日子像平时无数
个日子一样继续过去,修格他以为永不会再去想起雪儿,雪儿也将永远变成一个
早已过去了的古老的秘密。可是当修格他收到雪儿的这封信后,他才明白,毕竟
自已深深地爱过她啊,这爱虽然已深埋在心底,却原来是永远也无法忘记的。在
这不眠的长夜里,在默默的遐思中,在欢乐时,在悲伤中,在缠绵的睡梦中,修格啊,修格
,其实雪儿的影子从未离去过啊,依然是那样紧紧地萦绕在修格的心里。
修格不由地吐出一口迷茫的烟雾,看着烟圈缠缠绕绕漫无边际的延伸,修格不由地苦笑。
多情应笑我呵,岁月沧桑,修格对雪儿的思念并不能止息,雪儿一封短短的书信,又泄露了修
格深埋心底的悲伤。
席慕蓉的那首<<晓镜>>以前修格只觉得席君这首诗的意境很美,但却感受不到太多的
内涵,时至今日再一次的想起这首诗,所产生的心灵上的震撼和共鸣,修格才真正懂得,这种
永远无法实现的恋情,这种稍纵即逝的情感体验,经过了岁月的沉淀反而越发显得清淳。

我以为
我已经把你藏好了
藏在
那样深 那样冷的
昔日的心底

我以为
只要绝口不提
只要让无数个日继续地过去
你就终于
终于会变成一个
古老的秘密

可是 不眠的夜
仍然太长 而
早生的白发 又泄露了
我的悲伤 <<晓镜>>

修格明白,其实多年的心事是一直未了,他必须去一次那久违的西北大地。
一个星期后。雪儿家。
对爱情的幻想,你可以随便的去浪漫。但当我们真正的去面对爱情时,我们都
会发现,这逃离不了现实。因为我们相爱,所以我们才分手。雪儿一边切菜一边说:这些年
,我一直想告诉你这些话,爱是有限度的。这一切都已成为过去,只想让你明白,爱不一定要
拥有;拥有的,未必是真爱。
修格万没料到她会在音讯皆无的三年多之后说这些给他。但没有惊讶,只有一种如释重负
的轻松的解脱。这一场帕拉图式的爱情现在该收场了。修格很平淡的问她:
什么时侯结婚?
雪儿诧异地抬头看了修格一眼,又低下头去说:
今年国庆,你会来参加吗?
修格轻轻的摇头说不。
那时刻修格想亲口问问她是和高家立结婚吗?可最终没问。答案似乎不难猜,但既便她告
诉我不是他,何曾不是一样。现在修格和雪儿之间似乎不只是家庭,将来,前途的问题,还更
添上了一份距离,不论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这都是无法逾越的鸿沟。当初是咫尺不能,如今
却是天涯不可了。修格要回他的江南,修格明白,西宁不适合他,以前不适合,现在也不适合
,以后也不会适合的,而雪儿依然要留在她原来的城市,当然也不全是两个地方距离的问题,
而是两个人如今不同位置的问题,修格也承认自已已不是以前能为爱冲破重重阻碍的修格了,
,倘现在再谈起感情,是更不会有结果的。尽管他们还是相爱的,可是这种想法却已在彼此的
心中根深蒂固,难道时至今日还能化作蝴蝶?
修格不再想别的,只是想,无论雪儿她爱谁,嫁给谁,他都为她祝福。
离开西宁时,一群以前的老朋友为修格钱行。一群老朋友,三年多未见,许多人看着都已
有了岁月的痕迹。聚在一起难免会谈起事业,谈起爱情,谈起似水流年。值得安慰的是,大部
分人都已是小河各自在有规律地流淌着,雪儿是东家,自然要下厨,修格倚在门上看她时,雪
儿对修格说了那些话。席间,大伙问起修格的女朋友,修格说没有,大伙哄笑着说胡扯。修格
只得起誓说真的没有,有什么可骗的呢?他们都是一惊,随即想起了修格和雪儿以往的往事,
便都默不作声,再不提这话。只有雪儿,失态地,不停在喝酒,谁也劝不住。以前修格记得雪
儿是滴酒不沾的。那天,雪儿她烂醉如泥。
夏夜的西宁很凉爽,凉风阵阵,修格游逛在西宁的大十字街头,明天就离开西宁回江南了
,这一辈子都说不定不再会踏上这一方曾经魂牵梦挂的土地了,正是一轮新月的时侯,那冷冷
的一片月之清辉静静洒及西宁这个千年古城,那一轮新月是不是正是雪儿的那双弯弯的月儿眼
?一阵凉风吹过,有一丝丝极细极迷蒙如白雾般白色物体随风而过,从修格的眼前稍纵即逝。
幂幂之中修格在灵犀之中不由思索过惊呼出口,是雪。是夏天的雪儿。那是因为风啊,风把远
处长年不化的雪山上的积雪吹落。都是因为有风,有风啊!
是风,是风,黄修格是不是也是西宁夏天吹落了雪山上的雪儿的风呢?
回到江南后的修格有一个问题想了很多次,如果当初雪儿不离开西宁,如果当初依然那样
继续下去,那么我们会怎么样呢?也许我还是应该感激雪儿。为了我,她隐藏了自已的爱,并
情愿让我误解,做的这一切,仅仅是不想让彼此伤的更重,让我陷得更深。我十分的感叹爱情
竟是如此的千折百回,也被我们之间的这份真情所深深感动。时间和经历让我们彼此懂得了什
么是真诚,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把握现在,什么是失之交臂,什么是才是真正的爱情。
其实,一切都是为了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