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七劫(第二部分)作者:莫言败

     11
我时常回忆起和念慈在孤儿院的那段生活。每隔一段时间总有人来挑选我们,象宠物一样带回家去。我因为性格
孤僻所以注定不会被选中,而念慈如果不是因为一只眼睛先天弱视我们也不会相处八年的时光。
念慈最喜欢的颜色是红色,无论她做手工还是画画,首选的颜色必定是红色。而红色对我来说是天生的恐怖,连
想到它都让我心惊肉跳。不过喜欢的颜色不同并不妨碍我们成为相依为命的朋友,这是一种类似亲人的关系。在我们
讨论自己为什麽会被父母遗弃的那天,我们正好和其他小朋友排队坐在门口晒太阳。念慈问我有一天会不会也遗弃
她。
不会。
这时门口走过来一个形容可怖的癞头乞丐,他布满红丝的眼睛望著我们。有些胆小的小孩惊叫了起来,而我则目
不转睛的盯著他。
老师听见小朋友的惊呼,走了出来。她一边驱赶那个乞丐一边让我们排队回房间。我一边走一边忍不住回头看那
个乞丐。念慈牵著我的衣角说,快走啊。
晚上睡觉的时候念慈又问了我一遍,你会不会也遗弃我?
我说,永远不会。
念慈安心了,甜甜笑了以後准备睡觉。忽然又想起来什麽似的问我,白天晒太阳的时候你干吗总看那个乞丐?
我说没什麽,睡觉吧。

              12
从泰山回来後念慈和纪扬之间发生了什麽我不知道。有一天念慈来找我说,小川,我和纪扬分手了,他爱的人是
你。
我既不觉得惊讶也不觉得难过,总之是无所谓的感觉。我说,那你呢?
念慈说,我和他还是好朋友。
我们三个还是在一起玩,行影不离。只是纪扬开始牵我的手。这真是一个搞笑的事情,当事人还是我们三个,关
系却倒了个儿。不过纪扬家里不喜欢我的,我从一开始就知道。
纪扬和我说想和我订婚的时候我们都已经毕业一年多了。我的回答是,分手吧。
他惊讶的後退了一步,仿佛不相信似的看著我。
我说,玩了这麽久,你也该玩够了。回到念慈身边吧,你该知道谁是真爱你的人了。
纪扬说,你不知道我的心吗?
我说,我只知道因为你的任性和我的无所谓,念慈要死了。
纪扬说,那麽我要死了谁来管我?
我说,去救念慈吧,她真心爱你的,她为你的任性忍气吞声,等待你的回心转意。没有你的爱,她就要枯萎了。
纪扬说,请你不要那麽残忍好吗?我要死了谁来救我?你不是常说世间有所谓的命运吗?我知道我的命运就是我
要和你在一起,如果不是这样,我一定会死去。
我说,纪扬,你从小到大一定是想得到什麽就能得到什麽,你被宠坏了。你已经得到过我,那麽现在你该满足
了。回到念慈身边吧。
纪扬说,不,我要得到的是你的後半生。我不要在一边为你心痛,我要在你身边照顾你,呵护你,好好的爱你。
我从来没看见过你哭泣,可我知道你有一个黑暗世界。我想化解它,不光是为了救你,也是为了救我,可以吗?
我想时时刻刻在你身边,在你的眼神所及之处。我想抚平你的梦境,驱赶一切黑色的魔鬼。我全心全意的爱你,
只是因为爱你,所以我要你的後半生。嫁给我,小川。
风吹过路边的树,沙沙的叶片的抖动声美如天籁。
我知道我的世界被他点亮了。他拥抱我的时候我的眼前闪过念慈的影子。可是我的世界骤然光亮,那影子也只是
一闪而过。除了温暖我什麽都不知道了。

              13
订婚的前夜我和纪扬睡在一起,还说了好多废话。
喘息著辗转的时候我忽然看见了戈壁,仿佛刹那间魂魄被收进了梦境。
逃亡。逃亡。逃亡。
部落的东面是大海,西面和北面是一望无尽的戈壁,南面是是一条好路,有水和猎物。
我们不能走南面的路,他们的快马会追上我们。唯一的希望是进入浩瀚的戈壁,消失在渺无人烟的荒芜之中。如
果幸运,我们找到传说中的水源,或者能走出这个噩梦。我们一共走了十二天,第七天的时候就没有水了。
尝过干涸的滋味吗?一开始是极度的焦渴,到後来就成了一种漂浮的状态,悬在空中。我不断看见清泉,看到母
亲,看到童年快乐的生活。我在昏迷中不断呼唤他的名字。这让我安心。
持续不断的呼唤里唇上感觉到了一滴咸咸的液体,象苍蓝海水的味道。
奔跑,喘息,流汗,颤抖。可我知道这是在向幸福奔去的途中,我不是孤单的,身边有个人在陪我一起奔跑。我
隐约知道我们是为了幸福背叛了某种东西,也知道被命运捕获後将有什麽样的後果来惩罚我们。
我爱上了一个人,我和他在逃亡。
是的,我将知道一切罪恶的惩罚和诅咒。只是还不知道它的黑暗有多麽深重。

  纪扬抚摸著我说,小川。


14
订婚的时候念慈送给我们一对情侣猫。那天我们和其他亲朋好友散夥後,三个人坐在街心花园里,象大学时代一
样聊天。那天我给他们讲了我的第四个梦。
一个幸福的家庭,小孩,爸爸和妈妈。
他们生活得很幸福,在一个热闹的小镇上。小镇上有清凉的井水,有沁人心脾的栀子花,有院子里茂盛的葡萄
藤,有快乐的杂货店老板和夥计。
他们快乐的生活著,直到小孩十岁的时候。十岁的时候发生了战乱,小镇也不能幸免。一个寂寂如水的深夜,小
镇被血光惊醒了。一群象野兽一样的人杀了进来,他们疯狂的杀戮,贪婪的攫取。当一群人粗蛮的破门而入的时候,
小孩和他的父母正在酣睡。
小孩从睡梦中被叫醒。那群疯子对他说,现在你要做一个选择,你的爸爸和妈妈中必须要死一个,你来选择要谁
死,如果你不选择,那他们就都得死。现在开始你有5秒锺时间。
5。
不要这样,求求你们。
4。
为什麽,为什麽一定要死一个?
3。
不要,我不要,求求你们放开他们,我愿意替父母去死。
2。
你们是谁,你们为什麽这麽残忍?
1。
让我死吧,让我死吧,请你们让我死吧!留下我的父母!

刹那间的刀光血影把爱与不舍都化成了一个传说。小孩怔怔站在那里,看见倒在血泊中的亲人,怔怔看著青山妩
媚、日出日落。一切终结在最後的红色里。

              15
订婚之後我再见到念慈是在医院里。她在卫生间里不小心被刀片割破了手腕,如果不是养父母发现的早,她早已
到了另一个世界。
白色而宁静的医院里我发现念慈瘦得出奇。我抚著她的脸说,宝贝你为什麽这麽憔悴?
念慈还是那个乖女孩。念慈爱笑。念慈轻轻的说,别为我担心。一切都是意外,别为我担心。
医院的窗外有一片好看的草地。我们熟悉草地,我们都爱草地。记得草地上的野餐吗?
念慈说,记得,那是你第一次对我们讲你的梦,纪扬说,从那时侯起他爱上了你。他说这是命运。
我说,去他妈的狗屁命运。念慈,你说的对,梦就是梦,就象虚构就是虚构。我不是个现实世界里的人,如果让
我选择,我宁愿没有这次轮回。
念慈说,你爱他吗?
我说,我要走了。保重。
念慈说,告诉我,你爱他吗,你能好好照顾他吗?你要记得,他爱吃三明治,他不喜欢洗袜子,还有,他喜欢长
头发。小川,不要再把头发剪得这麽短了。
我没有再说什麽,转身走出了病房。
出了医院我到火车站我随便买了一张车票,到南京的时候下了车。我不知道为什麽会选择在南京下车,只是隐约
觉得南京应该离北京很远吧。

              16
99年的夏天我在南京迅速老去。我眼睁睁的看著镜中的自己象被剪断了根茎的植物,除了无所事事只能等著自
己一点点枯萎。我想写一些文字,哪怕不是为了换钱糊口,仅仅是为了回忆。可我一个字都写不出来。太阳每天在对
面的墙上画画,和我在孤儿院里看见的那个太阳一样无聊。
每天喝五杯自来水。我是一条被扔到沙漠里苟然残喘的鱼。

              17
在南京下车的时候我看见一个癞头乞丐。出站的时候他看见我,目不转睛的盯了一会後,忽然冲了上来。旁边的
行人以为他要非礼我,手忙脚乱的拉开了他。他的眼睛布满红色的血丝,浑身散发著恶臭。
他是个哑巴。
他咿咿呀呀叫了半天,旁边的人还是拉开了他。後来站警带走了他。
我感到一阵莫名的惊慌,快步走向出站口,只向逃开他目光灼灼的注视。
我隐约知道他和我一样在寻找什麽,只是我不知道是什麽。
哑巴。
癞头乞丐的哑巴。
再後来在石婆巷看到他的时候,我给了他5块钱。他怔怔的望著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认出我,那时我是没有认
出他的,不知道我在孤儿院晒太阳的时候看见过他。

              18
楼下邻居的猫死了以後,是我在街上拾到的尸体,送了过去。邻居是个和蔼的胖子,看到猫的惨死很伤心。他问
我猫都死了,还送过来干什麽?
我说,总得给它安葬啊。
他抹了抹额头的汗说,是啊是啊,该给猫安葬。可是它为什麽要过马路呢?
我说,可能它想过去办什麽事吧。
胖子喃喃的说,大热天的,它想办什麽事呢?
我说,凡事总有因果的。它既然要过马路,就非去不可,哪怕注定在路上出车祸。
胖子说,你说的也是。可在城里我怎麽安葬它啊?
我说我给你讲一个梦吧,我做过的梦。第五个梦。

              19
有一只野猫,它从生下来开始就在流浪。她在寻找一个主人,她非常熟悉的一个人。她找了很久,始终找不到。
後来她去了西藏。
她不知道她去的地方是西藏,她只知道那个地方有声音在呼唤她。她日复一日走在去西藏的途中。途中有累累的
白骨,都是去朝圣的人的尸骨。那些人奔著自己的信仰去,而这只猫是奔著她的命运去的。她在找那个人,她的主
人,能够收留她、保护她、爱她的那个人。
她在荒无人烟的的野滩露宿,她吃著朝圣的人的施舍,她在高原的日照中行走,走得很辛苦,可是她很快乐。她
听见那召唤的声音,一心一意向它走去。直到有一天她实在走不动了,饥饿和疲劳把她丢弃在路边,生命在一点点离
她而去。她没有抱怨也没有哭泣,她在静静等待最後时刻的到来。
这时候路上走来了一个老人和一个少年。他们似乎在赶路去什麽地方。那少年看到奄奄一息的猫,向老人惊叫
道,爸爸,那有一只猫快死了。你看她的眉心有一颗红痣,象我手心里的那枚红痣一样。
老人说,那是她的命,你管不了她的。
少年没有理会老人的忠告,向猫跑了过去。猫安详的看著向她跑来的这个人,她知道,她终於等到了他的到来。
少年把猫抱在怀里,喂她喝水,把自己仅有的糌粑给她吃。猫已经没有力气吃东西了,她只是凝视这个少年,她
迟来的主人,这即将逝去的相依相伴。
最後她死在少年的怀里。少年抱了她很久,即使她的身体已经冰冷僵硬,他还是不肯放开她。他从猫临死前的眼
神里看到了爱和不舍,看到安静的依恋。他不知道这只猫为什麽会倒在这城外荒凉的地方,为什麽那样的看著他好象
此生只在等待他一样。他知道,她来了。
少年成为了青年,以後也成为了中年和老年。他一生爱猫,养了许多猫。可他始终忘不了在山南城外抱过的那只
濒死的猫,她的眼神,她的眷恋。

              20
我和纪扬做过爱後喜欢说废话。有一次做完後我问他,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爱其他人?
纪扬说,不会。
我说,那会和女人做爱吗?
纪扬说,可能会,可能不会。
我翻了个身,拿起床边的酒杯喝了两口啤酒。
我说,如果我离开你呢,如果你今生再也见不到我呢?
他说,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我说,如果命运安排我离开你呢,你还会爱其他人吗?
他说,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找到你。
我说,为什麽爱我?
他说,不为什麽。
我说,你一定要给我个理由。
他沈吟了一会说,那是因为命运吧。我爱你,我没有理由。
我把手中的HEINEKEN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