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三月过后再无花香 (作者:月满西楼)

1

我认识赵心这个女人,是在2000年的秋天,一个无聊昏沉的午后。
不知为何,她非要进我的OICQ,我一再的拒绝她的加入,可她依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发来信息。这是一个自信,
倔强的人,这是她给我的第一个印象。
我喜欢在BBS上涂墨一些风花雪月无病呻吟之类的爱情故事,曾为此而引来不少要进我OICQ的女孩子,来追求她们
想像中的浪漫,其实我早已是个消费不起浪漫的男人,那些所谓的爱情故事也差不多全是胡编乱造的,只是一种闲杂
的心情罢了!
赵心进我的OICQ我想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我猜想。
我其实并不是个健谈的人,话不多,在网络上也是一样,总是沉默的时间多,我又不喜欢问这问那的,网络上认识
一年多的网友我都不知道他们她们的真名是叫什么的。
她一定要进我的OICQ就让她进来吧,聊过几句之后她就会发现,我只会说些:
是啊!对啊!等等,要不就是呵呵!傻笑。我想不用几天她自已就会闪了。
从此赵心就成了我OICQ家庭里的一员,她的网名是一长串的英文版,我认不了几个英文,打心里出发也没想和她
聊什么天,平时也只是打个招呼之类的。
来之安之,去之随之。这是我网络上混了将近三年得来的总结。

2

时间久了,赵心的那个平平常常的头像也好象入眼了许多,偶尔也会和她开几句无伤大雅的玩笑。赵心是个很有礼
貌的女孩子,和我打招呼之后总是会先问,有空吗?会不会打扰你?等等之类的客套话。还有她总是一再强调说她是
女人,她今年满三十岁,不要叫她女孩子。可我不怎么相信。因为她说过她未婚,三十岁未婚的女人毕竟很少。而且
我多多少少从她言语中听出她是个很自信的人,自信的女人我想应该是优秀的。优秀的三十岁女人就更少了。
不过二十岁也好,三十岁也罢,好象和我没什么利弊冲突,这个问题也没再深究。
日子还是象无数个平常的日子那样过。
不过我的OICQ上赵心是有了一个位置,不说这个位置是大是小,是重要还是平凡,但总是有了一个位置。这一点
我自已心里明白。理由呢?我说不出来。
而且我是有女朋友的,那时,玲与我已经谈了将近两年的恋爱了。

3

人的一生是很奇妙的,一切似乎都是早有安排的,好象有人说上帝一早就准备好了一只盒子,盒内装满了喜怒哀
乐,名利得失,婚姻恋情,份量各不相同,但式式俱备,每一个人都会得到一盒,那就是他(她)一生的际遇。我的盒
子里到底有着什么际遇?我无法想像,盒子在上帝那里,我不曾有机会去打开看过到底是怎么样的安排。
我与赵心的话不知是从那一天开始多起来的,好象起源于2000年的那个圣诞节吧!我从来没有过这个节日的概
念,我是个传统的人,西方人的节日我是一律拒绝的,连情人节也不例外,我今年28了,还从来没尝到过买朵玫瑰送
人的滋味,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我想我肯定一辈子就是这样的人了。好在,女朋友玲也从不说什么
情人节,玫瑰之类的话。我就乐得省心省钱。什么玫瑰啊!不用几天还不照样谢了,枯了?我总是这样想。
圣诞节的那个夜晚。赵心突然在OICQ里对我说了很多的话,她也说出了当初为什么一定要进我的OICQ的原因。
原来起源于我在BBS上一篇无聊之作,那篇无聊之作的主人公我自已也不知道是谁,我完全是虚构的,那稿文章我
自已感觉写得并不好,可就是巧在我的虚拟正恰是她的现实,那文章中的女人公,她说是活生生的她。于是我在那一
霎间就完全了解了她。她是个怎么样的女人?我开始相信她曾经说过的话她已满三十岁了,因为我文章中的女主人公
就是一个有过故事的美丽女人。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赵心对我说,她感到很寂寞,她不想回家,家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不回家去那?我无言。
我本以为她是在家中的电脑上网的,原来她在网吧,我记得她从来不去网吧的,她是属于清高,不喜欢大家一起吵
吵闹闹的那一类人。想来她不是故作忧伤,她是真的寂寞。我不太会安慰人,只会一个劲地说回家吧!回去睡上一觉
明天就什么都恢复正常了。我心里想对她说的言语和那些怜惜却不会说出口。但在这个晚上我和赵心触及到了一个问
题。是不是彼此见见面?有必要见面吗?我不知道,她说约个日期怎么样?她就在离我不远的一个城市,一个小时就
能来返。我有些犹豫,有些迷惑地说着,以后再说吧,以后再说吧!
我和玲在一起,平平淡淡,岁有静好。我不知道我自已在想些什么?可多多少少心里有些犯罪感,良心上有些不
安。可我没干什么,我自已想。

4

一个星期后,赵心在OICQ上突然冒出一句我见到过你了。我有些愕然。怎么可能呢?赵心只知道我是那个市的
人,可我所在市虽不大,也有几十个镇,她根本不知道我在那的,我又没说是市里的。奇怪。她怎么找我?
我在自已所在的小镇上开了个小小的网吧,平平淡淡地过日子,赚不了大钱,吃穿也不用发愁。赵心只知道我开的
网吧的名字,别的一无所知。冥冥之中我又觉得她可能真的来过。
我看到过你了!她这样说。从前赵心的说话口气不是这样的,每次都是平静地打招呼,平淡地闲聊。她是个含蓄矜
持的女人,轻易不肯让人识破她的情感。可是今天她却径直地对我说她见到过我了,是那么的快乐兴奋。我才发现她
其实真的很动人。
是的,赵心是来过我的网吧了,他从市区开始找起,一直找到这个边远的小镇上,开着车找了整整一天。她以为坐
在网吧主机上的人一定是我,看了一眼就回去了,其实那是我朋友在帮我看网吧,我在楼上睡大觉。
我说,你真傻。傻得可爱。

5

就因为她的傻,她的可爱,偶尔我开始会和她玩玩深沉,说一些情感和世故,她总是时而附和时而又反对,我也和
她说了我的许多往昔,开心的或是悲伤的,OICQ上就这样天天骂着,笑着,闹着,日子就这样过着,每天,我们也会
不经意的彼此上OICQ看看彼此在不在,然后又会莫明其妙地躲闪着,似乎还会装做没有看见,我呢?也渐渐习惯了和
她一起神聊,习惯了和她打闹,习惯了听到她的娇嗔,甚至习惯了她故意对我的那些胡言乱语,习惯了有她的点点滴
滴,几乎是分分秒秒,终于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我和她的玩笑再也不能如从前那么洒脱和从容了,渐渐的我竟然想
见你,有时我每天为她一句有心或无意的话会想一整天,狂热的激动,没有把握的猜度,我一次次的问自己这是怎么
了,难道我真的对她···?日子还是那么的过着,可我已经不再轻松,不再平静,终于无数次对她的想,我肯定了
一个事实,这个秋天我在相思,!我在挣扎,是停止还是继续?可我很清楚我无法停止对她的感觉,而且越来越浓
郁,所以我只有继续,只能继续!上帝我在挖掘埋葬自已的坟墓吗?主啊!你不是和我同在吗?为什么不拯救你的信
儿?
上帝没有拯救我,也没有答复我。
赵心说她必需见我,现在,马上,立刻 。为什么?她也需要上帝的拯救?可我不是上帝,她也不是我的上帝。我
的女朋友玲是我们共同的上帝吗?
我发觉我自已有些卑劣。可我还是和赵心见面了,因为我想见她,她也想见我,没有别的理由。

6

我是在两天后去了赵心的所在的那个城市。
第一眼看到赵心,我有一种心痛的感觉。赵心是那种清纯秀丽的让人看了心痛的女人。但不是轻舞飞扬,只是赵
心。只后我就好象感觉不到什么了,只是一阵又一阵的眩晕和迷失。
中午我与赵心吃了饭,一起到街上走,我们就这样走着,没有目的,也不想看风景,也不说话,我一整天的心神不
宁。
黄昏时分,雨落下来,我们躲进一间酒巴喝东西,出来时雨还在下,赵心看着我,忽然一下子倒在我的怀中。这便
是了,我所期待的一个拥抱?一个女人,一个让我眩晕迷失,一个清纯秀丽的让我心痛的女人,如此仓猝地来了,在
我有了女朋友之后来告诉我她的一点点心意,一点点决心,她这么多年孤单的步履,这么多年苦苦的寻觅,久久的等
待,让我如此的意乱情迷。可我快结婚了呀,也许今年,也许明年,总之我要娶的人已经选好,玲的嫁妆也已齐备。
我把赵心保护在胸前,温柔地一抱,我真不知何去何从,我要如何迈动自已的脚步才可继续下面的人生?我把头低
下。
赵心贴近我的耳朵,对我说:“你在发抖?”
我说:“让我想想。”
当天晚上我就离开了赵心所在的那个城市,也没有回家,去了一个朋友家,在接下来的五天里,我一直就看电视,
看书,然后就睡觉,不去接触网络,不知为什么我不想看到电脑,更不想去考虑这件事,赵心从前让我患得患失的魔
力好像消失了,我的心空荡荡只放得下一个人,那就是玲--他现在可好?这几天我莫明其妙的消失她可曾焦急?她
吃得好?睡得好吗?她现在是不是在我的网吧里呢?我情不自禁思念她。
终于,在第六天的早上,我回到家,然后我去了网吧,门没有关,我轻轻推门进去,网吧里打扫过了,窗子开着,
有清洁的空气流动。我看到玲,她独自一人坐在主机的位置上,静静地发呆。清晨的阳光照着她的脸。
我走过去拥抱她,玲把头靠在我的臂弯里无声地哭泣。我流下了眼泪,我对玲说:“我们结婚好吗?”

7

一个月后,那是2000年最后一个月。赵心来我的网吧。我和她去了远处的一个公园,我们坐在一棵大树下的石椅
子上。我无言,燃着烟。赵心转过头看着我,说:“给我一支行吗?”我点了一支大红鹰,递给她,她接了,把那白
色的烟雾吸进胸腔,然后慢慢吐出。
赵心说:“我知道就会是这样的结局,我也不后悔,现在也释然。”我看着赵心那清亮的眼晴,禁不住地笑了,这
是个闻弦歌知雅意的女人,没见面之前我和她的爱字在彼此的闲聊中,见面后我和她的爱字在彼此的眼神里,但我们
都不曾把它说出口。也不会说出口。也不用说出口。我们吐着白色的烟雾,烟雾缠绕
袅袅不绝,我们是那样深爱着彼此,但我的心却只有装下一个女人的容量,那个是玲就不能是赵心。
2001年三月,我与玲结婚。
赵心就再也没有在我的OICQ上出现,我也删除了和她的所有的聊天记录,所有芳香迷恋的回忆,我与赵心的芳菲
世界,从此缘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