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死於一九九七
--------------------------------------------------------------------------------
那一年南京十月大雨,我記不清自己曠了幾節課。

奇怪的馬路閃著奇怪的光,道旁只有暗暗的樹和石頭。

我扔下一路的煙頭,全身濕透,紮進破落的酒館。

聽不見聲音;看不見人影。

所有的荒涼狠狠地湧進喉嚨,痛楚在桌面流得肆無忌憚。

她勸過我少喝酒。可當我宿醉醒來的時候 ,額上總有她敷的毛巾。

在朋友的笑聲中,我宣布誰灌她酒我就和誰翻臉。

她一臉嚴肅,正要阻止朋友邀我的碰杯,卻被我捂住了嘴。

她原諒了我對友情重視的方式。然後扶住了我欲倒的身體。然後向由於我們胡歌亂唱而尋師問罪的人道歉。

她告訴我那是快樂的日子。

日子和她都不再歸來。

我想自己是一支愛上黑暗的蠟燭,熄滅的瞬間或許會有愛情。

她勸過我少抽煙。她那小小的寵物包裏沒有飾物,裝滿了戒煙糖和香口膠.。

其實我忘記說給她聽,或者她心裏也明白。

只要她在身邊,我又怎麼記得起抽煙是怎麼回事。

但她還是喜歡看見我不經意閑一皺眉,便塞到我嘴裏一片零食,

呼吸著有她的空氣,

她告訴我那是戀愛的習慣。

習慣和她都不再歸來。

我想自己是一把沒有聲響的吉它,碎裂的瞬間或許會有音樂。

她勸過我雨天要帶傘,討厭我的漫不經心嗎?

可是雨水會不會淋透這世界,不在於有沒有傘,在於有沒有她.

雨下無可奈何,雨停無動於衷。她一笑就花開雲卷了許多個江南。

她的發絲在水氣裏朦朧,她的雨傘在寂寞中收攏。

她的字跡在回憶裏打濕,她的笑容在旅途中遺失。

她告訴我那是生命的美麗。

美麗和她都不再歸來。

我想自己是一只沒有翅膀的蝴蝶,死亡的瞬間或許能夠飛翔。

忘了喝了幾瓶酒,忘了抽了幾包煙,忘了門外是否還在下雨。

之後我在西藏找到了她,因為至澄的天空,至淨的雪山,至藍的湖泊,至潔的草原,讓我感覺到了她。

納錯湖邊,一身風塵的我看到了她的輕笑淡嗔。

拉薩河畔,淚流滿面的我聽到了她的柔聲細語。

我想自己是一點不懂發光的火焰,燃盡的瞬間或許會照亮她的容顏。

生於一九九六,死於一九九七。

永遠沒有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