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网 作者:蓝子


这一切仿佛与网无关,却如同网,已经不再有切肤之感觉,却只用一条线,一段忆,深深地网住了花飞雪。

A——————————相识是有缘 ————————————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
于千万年之中
时间的涯野里
没有早一步
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唯有轻轻地问一句:
噢,你也在这里吗?---张爱玲
网上无真言,雪明白这个道理,这可是雪留连网络的痛感。可是看着“蓝柯”被几个朋友耍了又耍,竟然不
忍,悄悄地记住这名字,花了好半天时间,找到一个营业网吧,锁住那名字:你好!我是真正的阿芳,紫色
的阿芳,带眼睛的阿芳!
雪是阿芳。他就成阿柯。他们相约在每一个黄昏。
每一个黄昏,花飞雪准时打开电脑,就能看见蓝柯的名字:你好!我来了,紫色的阿芳!有时雪想逗逗阿柯,
换名躲在一边,想看看阿柯着急的样子。看着阿柯不停地打出:AFANG!AFANG!仿佛就看见皱着眉,双眼还
盯着面前的屏的阿柯,心中象喝了蜜一样的甜。
……“你好!能与你聊吗?“
……”对不起!我有事!”
……“在等人吗?”
……“是的!”
……“好朋友?女朋友?值得你等的人吗?”
……“都是!^-^!^-^!”
……“是等我吗?|”
……“。。。。。。”
……“为什么不说话?”
……“。。。。。。”
……“我走了!紫色的阿芳走了!”
……“别走!——————”
无数的黄昏就在弹指之间悄悄地走了。
雪爱看书,阿柯说“我也喜欢,不过看你打出来的文章是一种享受。”阿柯爱乱侃,雪就笑着接受了许多胡
说八道。象被下了咒,雪就是习惯在黄昏,在那聊天室,轻轻地按下手中的键。这黄昏,对花飞雪来说,是
那么的难到;这黄昏,对花飞雪来说,又是那么的易走。不管怎么样,她一边用十指不停地敲打键盘,一边
把自己的全部智慧和想象,在脑海中反复演练着着迷人的公式——爱情!不再考虑浮华的世界,不再注视周
围的一切,电脑就是她的世界,阿柯就是她的一切。
有一天,雪上来了,却一直不肯发话。阿柯不明白为什么。
……“???”
……“。。。。。。”
……“说话!”
……“。。。。。。”
……“!!!”
……“。。。。。。”
……“阿柯请紫色的阿芳说话!”
迟迟地,一行字出现了: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
于千万年之中,
在时间的涯野里,
没有早一步,
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惟有轻轻地问一句
噢,你也在这里吗?——张爱玲
雪走了。一个星期,花飞雪不曾上网!
B——————————相知情亦浓————————————
闲雅,须知此景,古今无价。正巧思,穿针楼上女,抬粉面,云鬓相亚。刚合金钗私语处,算谁在,回廊
影下?愿天上人间,占得欢娱,年年今夜。————《二朗神。七夕》
……“见我吗?”
……“好!”
在一个寒意还浓的春天,相约在一个风光幽美的地方。不用暗号,不用标记,偶近了就认识了,仿佛五百年
前就已订下了今天的相聚,今天只为了践约,践那五百年的等待。雪好喜欢这种感觉。“天气真好!”“这
种感觉真好!”
爬得是最高的山,看得是最远的景,跳得是最欢快的心,花飞雪和蓝柯最喜欢蝴蝶,如今他们自己成了蝴蝶,
飞过林间树梢,去扑捉那手牵手的感觉。
第二天是个好天气,雾好浓好浓,一晃一晃的,衬着那背后的青山,想一个又一个的青色精灵在飘逸。花
飞雪说“我要捉住那青色的雾,带回我的家,我就拥有一个青色的世界,可以说一说你的我的点点。”
“小心!”看着花飞雪伸手去追逐流淌的雾,蓝柯无奈的摇摇头,紧紧地跟在后面,不时宠爱的提醒着:小
心!小心!路上打滑,不要摔着!
雾散了,雪拎着歪了鞋跟的鞋赤脚回来了,蓝柯拎着开了鞋头的鞋回来了。他们看着对方那狼狈不堪的样子
,笑了!
……“我是花飞雾!”
……“我是阿蓝!”
大山回荡着他们的宣言。笑声染红了林间,震飞了早到的蝴蝶,一双双一对对的,飞舞着,跳跃着。
在山间整整住了五天。每天在大自然的怀抱中遨游。如鱼,不怕失去水;如鸟,不怕有猎枪的窥视,自由自
在的。对雪来说,一阶台阶就是一声祝福,一棵小树就是她的欢乐之苗在成长!五天还是过去了,他们下山了。
花飞雪回到屏前。
蓝柯回到了屏前。
“我是紫色的阿芳!”。。。。。。
“雪,我这儿有雾!我在雾中观雾飞花,我在屏前看花飞雾!此雾不再是,此花也不同,仿佛依稀见!”
…… ……
“唯祝好梦皆无数!”
…… ……
“玉楼深处,有个人相忆,托个柳永寄我意!”
看到这行字的时候,花飞雪记住了那山,那景,那雾,那开了口的鞋头。那青色的精灵没住进雪的家,却夜
夜驻进雪的梦里。有时雪觉得自己就是那精灵,在对明月吟,口齿含香。恼了风流柳永闭书卷,不再言诗词。
急了花间小巷,叫我如何舞花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