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星际旅行(随想)/作者:新竹


“您说有重大的发现要向我汇报?”哈利问道。
今天天气晴朗,自动调温系统基本处于休眠状态,沐浴在窗外照射进来温暖阳光中的哈利却觉得有
些寒意,原因当然就是坐在对面的克莱尔博士。克莱尔博士是位于第七三一区科学实验室DNA研究小
组的负责人,在全球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如果不是他在DNA研究领域的权威地位,是没人愿意忍受
他那比其他著名科学家更为严重怪异的性格的。哈利不为人注意地摇了摇头,似乎想挥去心头莫名的
感觉,自2087年自己当选为终身联合秘书长,他掌握着全球的大权,面前的老头只是几十亿子民中的
一个,对自己不存在任何威胁。
“……那真是人类进步史上最辉煌的一页,是人类思想的一次革命性的解放!人们抛弃了民族主
义、爱国主义、国际主义等等一切空泛、隔绝人民真诚交流的无谓的思想,废除了国家机器走到了一
起;也唾弃了执政党与在野党、反对党之间喋喋不休的争吵和无休无止的政权更迭,制定了宪章,选
举您——德高望众的您为终身联合秘书长,全球的最高首脑。人们又回归自然质朴的本性,当然,您
的担子加重了,您为此的奉献……”克莱尔博士没注意到哈利的问话,口沫横飞地继续他的演讲。哈利
望着不时挥动一下手臂加强语气的克莱尔,不禁有一种错觉,眼前的这个和以前沉默的克莱尔简直判若
两人。哈利仔细端祥克莱尔,发现原来棱角分明略带阴郁的脸,现在显得线条柔和,更讨人喜欢了,
难道……。不,不可能的,DNA实验室具有全球顶尖的安全系统,就连哈利自己进入都毫不例外地接受
了一系列繁琐的检查,除了诸如指纹、手纹、耳纹、声纹、视网膜扫描等安全系统,实验室还有全球
唯一一套DNA检测系统,任何未经许可的人想混进来就是在概率论学者的计算下也是可能性为0。
噢,该死的!哈利偷偷看了一下时间,他到这已过了十五分钟了。虽然由于克莱尔的权威地位,
他不得不从四百三十公里外的办公室屈尊赶到这来,虽然能够从一堆恼人的公务中脱身对他来说是一
种休息,但他可不想坐在这听一个DNA博士谈论他的哲学思想!哈利点着头脸上露出赞同的笑容,然后
轻轻地挥了一下手指,提高声音再次打断克莱尔的演讲:“我亲爱的朋友,您说有什么重大发现?”克
莱尔停住在空中舞动的手臂,清了清嗓子说道:“噢,秘书长先生!你是知道的,从上个世纪到现在—
—22世纪的初叶——人类一直在努力探索宇宙空间旅行的可能性。可是光障成为不可突破的一大障碍,
其他方面光看见一群无用的学者每天在争论古人科幻电影中愚蠢的空间跳跃、空间扭曲、次元空间传
输等不可能存在的可能性。”克莱尔一口气说完显得有些接不上气来,把手伸向了水杯。哈利则面带沉
重地点了点头,心想:我今天是他妈的怎么了?先是听这个人类生命学博士谈论他的哲学观点,现在又
听他对航空航天部的事发表高见!克莱尔放下水杯继续道:“虽然历史上曾有过一次看似成功的宇宙航
行,但即使那群白痴最终解决了致命的问题,从航行所花时间上来看也是令人难以接受的。”
哈利极不自然地挪动了一下肥胖的身子,他想起了那次航行:那是他当选的第二年批准的航天计划
,计划是通过冷冻冻结航行过程的生命活动,以0.01光速花费十年多的时间到达A星。由于有航空航天
部信誓旦旦的保证,2089年 500名急于探索宇宙空间奥秘的各类科学家登上了希翼号航天器。2100年,
人们正在欢庆22世纪的到来,航空航天部收到空间电磁通讯,希翼号上的冷冻系统由于一个超导零件未
达技术标准(航空航天部在研发过程已发现但认为对整个系统没有影响而隐瞒未报),在希翼号着陆
时的剧大冲击下发生短路,道致解冻失败,500名科学家只有4名从冬眠状态醒来,其余就此长眠不醒,
4名科学家生理和神经系统亦有不同程度的损伤,返回地球已不可能。而这么多年来,尽管聚集了全球
上千名精英科学家致力解决那致命的问题,但一直没有进展,援救计划也无法实施,所以实际上那4名
科学家就被流放在A星了。克莱尔的双胞胎弟弟,也是DNA博士的克利曼就是其中之一,难道今天他是
为这事……
哈利用干涩的嗓子说道:“对此,我深表内疚……”
克莱尔打断他的话:“秘书长先生,我想我找到了宇宙航行的新方法。”哈利猛地抬起身体,急
切地问:“真的吗?是什么?”克莱尔指着两人之间桌子上的两件一圆一方的仪器:“利用它,我们
至少可以做光速旅行。”说着从桌下取出个笼子,笼子里是一只白鼠,克莱尔把白鼠放入方形的仪器
中,按下了方形仪器上的一个绿色按钮:“秘书长先生,您请看……”只见圆形仪器中就象倒过来的
沙漏一样慢慢堆积起一只白鼠,十秒后一只完整的白鼠出现在圆形的仪器中,然后象从睡眠中醒来,
白鼠慢慢地睁开眼睛,活动了下身子。哈利张大了嘴看着这一切,随即他发出疑问:“有两只白鼠?
它还在原来的地方,您只是复制了它。”克莱尔向后舒服地靠在高背椅上,做了个相当自信的手势:
“秘书长先生,这两只白鼠没有细毫分别,它们的生理、神经系统完全一致,包括它们的思想——当
然如果它们有的话——所以实际上复制品就是正品。至于这只正品白鼠如今待在那是有些碍眼,半年
前我解决的方法太愚蠢了,就在上个星期我找到了更好的办法。”
克莱尔按下了方形仪器上的红色按钮,白鼠立即象只是用灰尘堆起来的,迅速被分散吸入仪器顶
部消失得无影无踪:“您看,这样就没有问题了。”
哈利吃惊地望着克莱尔:“您怎么能这样做?你这是在谋杀!”
“自从人类破解DNA的秘密以来,人的身上那里不充斥着复制品?尊敬的秘书长,您身上除了一堆肮
脏的大小肠和一个愚蠢、顽固、保守、无用的大脑,还有哪样是正品?”
“我仍拥有着我的思想!”
“思想!人们恣意更换自己身上不满意的‘零件’,追求单一的古典希腊美,没了自由,没了个性,
没了叛逆,没了想象,只有拿出思想这块遮羞布来!”
“我不同意您的观点,我也绝不会同意您的计划!”哈利猛地站起身来,克莱尔迅速地向他喷了一
团烟雾,哈利又无力地跌到沙发中。
“您会同意的!”克莱尔激动地在房间里走着:“当我意识到我实际上已被永远流放在A星时,我恨
透了这世界上几乎所有的人!幸好我还可以和我的哥哥通过电磁通讯相互联系,继续学术研究。三年前航
空航天部的一次公务通讯中,我发现克莱尔独占了我们共同的研究成果,独享着荣誉,我恨透了整个卑鄙
的人类!我给克莱尔发了一个通讯,通讯中包括一份仪器设计图和一段录像,我骗他仪器是我最新的研究
成果。而为了使他确信无疑,也为了使我自己下定决心,我杀死了我,对,我用自己发明的一种DNA变种
病毒杀死了我。智能机器人把我满脸烂疮的最后时刻录了下来,连同图纸一起发给了克莱尔。可怜的克莱
尔,他除了在DNA研究方面比我略胜一筹,对机械原理一窍不通。我终身难忘克莱尔见到仪器中出现的我
当时的表情,哈哈,可爱的克莱尔!”
克莱尔停下脚步,望着两眼无神的哈利笑道:“我太激动了,说话有些乱,请您原谅!忘了介绍一下,
我就是克利曼第二,您或许会有疑问,我是如何通过安全检查的?确实,就算是双胞胎,DNA结构也不一样
的,但谁会怀疑身在实验室里的权威的克莱尔博士呢?我借口DNA数据库有错误,轻易就改动了DNA检测系
统中的数据。”
“我不是克利曼本人,我也不想做克莱尔,我就是我,一个全新的人,将以克莱尔的身份迎接伟大的
新时代的到来。多么令人激动啊,人们只要向各星球发射载上我的仪器的自动登陆器,就可以一劳永逸地
享受快捷方便的宇宙旅行。轻松自如地改变全身各部位包括思想在内的DNA重组仪器正迎合了人们爱慕虚荣
的追求,而我将因此而永载史册。”收回望向窗外遐思的目光,克莱尔把哈利抱入轮椅推向里间。
“您会同意我的计划的。想象一下,当您一个多月后出现在A星上对全球做现场演讲,您满面春风地
调侃您的子民——我亲爱的人民,你们以为我失踪了?被谋杀了?不,我只是有些烦,所以到A星度个假……”
“您会同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