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明天我将成为别人的新娘 (作者:伊依 小小草)

明天我将成为别的的新娘
终于拍完最后一张婚纱照的时候我已经精疲力尽了,鹏说他要让我做个最幸福的新娘,不让我受半点委曲,他于一周前在这家名叫”维纳斯”的婚纱摄影店预订了8888元的婚纱照套系,虽然我对这些并不热衷,但我理解他的用心良苦.
我的手机又响起来了,整个下午我已听见我兜子里的呼机响了5次,手机响了3次,我很清楚都是谁打过来的,鹏关切地问我是不是单位有什么急事,我告诉他没有,只是有位大学同学到哈市办事,约我如有空去见一面.
其实昨天他已经打过电话给我,告诉我特地到哈市来看我,想知道我过得好不好,刚才他在电话里说今天晚上不管能不能看到我他都要离开这里了.
于是我让鹏和我一起去见他.
他们很绅士地握手寒暄,4年不见,他成熟了很多,我似乎可以看出他笑容背后隐藏的辛酸,我甚至有些心痛,这个曾让我魂牵梦系的人,这个曾让我肝肠寸断的人,这个曾让我尝尽了爱情的甜蜜与痛楚的人,我想我是有理由怨恨他的,但是看见他现在的样子我却想怨都怨不起来,想恨都恨不起来.
我们曾相恋两年,就在临毕业的那一年的一次舞会上,他认识了另一个女孩,那个女孩给了他很多的承诺,包括她可以通过父亲的关系将来把他安排在大连,那个海滨城市对他有太大的诱惑,于是在那个秋雨连绵的夜里他选择和我分手.仿佛我所有的梦都一起被打碎,我是那样的无奈与无助,一任眼泪伴我度过一个又一个深夜,我们曾相约一起努力进京的,剩下我一个人,就算是能飞上天又有什么意义呢?他义无返顾地去了大连,而我放弃了所有的努力,顺其自然回到了父母所有的哈市.
这期间我们没有任何联系,只是从其他同学那里知道他毕业后就早早地结了婚,又早早地当上了爸爸……
但是我的伤痛却永远地留在了我心深处.没有人知道我痛有多深.
家人和同事介绍对象给我,我一一回绝,我还不知道该如何去接受另外一个人.
后来能与鹏相识也算是一种缘份吧,同事做新娘时拉我去做伴娘,而他的新郎正是鹏公司的员工,以后鹏便常常打电话给我,使尽浑身解数让我开心,而我也由排斥他到被他的诚心感动,慢慢地接受了他.我试着说服自己,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上天把这么优秀的鹏送给我也是对我的一种厚爱了,一个女人能嫁给一个把自己当成宝的男人,而这个男人在事业方面也算得上成功,在品质方面也算得上不错,你还能奢求什么呢?轰轰烈烈生生死死地爱过又能如何?
我们选了个临街的包房住下来,我坐在中间,他们一左一右坐在两侧,楼下那条街道刚好是花鸟鱼市场,我们可以听见鸟儿欢快的鸣叫,酒菜上来了,鹏告诉他我们下周就要结婚了,欢迎他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于是他讲起他结婚时的窘迫,原来那个女孩家在大连根本没有什么关系,甚至毕业以后她自己也没去成大连,而回到了辽宁的一个小镇,是他帮她在大连找了个临时工作,他们结婚时交完水上集体婚礼的费用后只剩下了300元的生活费,家里连一件家电都买不起,到后来他在单位工作出色,一升再升,攒了些钱才把妻子的户口办妥.席间鹏去卫生间时他热辣辣地看着我”你还好吗?”他问,”我很好”,我说,不敢再看他的眼,我抽回我放在桌子上的手,因为我看见他几乎不由自主地想抓我的手.我忙岔开话题,告诉他我们曾经共同的朋友峻前几天打电话告诉我他正在两个女孩当中做选择,一旦选定会马上结婚,他叹口气说峻一定会后悔的,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我语塞,不知该再说些什么.
我已经一心一意地想做鹏的新娘了,为了回报他的深情我会一生一世与他厮守,鹏说我做新娘一定会很漂亮的,因为他第一次见到我做伴娘的那天就觉得我比那天的新娘子还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