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野店——我的新作哦 (1千字) 发信人:莫言败

三月的天气,冬天已经走了,然而春却还没来。漫天的大雪无畏地下着,填住了天地之间所有的空白。 她呵着气,掀起这家客栈的布帘,抖尽身上的雪,便走了进去。 客栈里已有五个人。 离她最近,也就是离门最近的,是饮马川的大盗李大胡子。 站在李大胡子后面,是断肠崖余哭的弟子,叫冯秀青。 座在客栈正中的那个中年人,正在自斟自饮,如果没猜错,他便是新入武盟的南海剑派邓显峰。 那站在客栈一隅,背对众人的的锦衣少年,怀抱宝剑,似乎不屑与众人为伍,可是剑锷上刻着的一个紫色的“孙”字,却分明在告诉大家,山东神枪会的公孙劫便是我。 还有一个白首老者,座在离火炉最近的桌上大口吃着面,他的桌上还放着一个卤蛋。 她脱去外衣,向大家笑了笑。 这一笑,如同煦日东升,大地初暖,众人皆想到了“春雪一日融”的温雪华。 温雪华怯怯地问道:“这里的老板是哪位啊?” 在角落里走出一个瘦弱少年,背着把可笑的大刀,羞涩地对温雪华说道:“是我,……我叫赵喧。” 温雪华眼里笑意更胜。 “十日前的帖子便是你下的吗?” 赵喧低着头,眼睛看着脚尖,细声答道:“是的。” 温雪华撇了撇嘴。 “为了赶到这里,这十天我只睡了两回,累死了三匹马。现在我想知道,宋轻书身上究竟有没有《甲子刀法》的下卷?”

赵喧抬起头,眼里泛着光,答道:“肯定有!” 这句话一出,众人皆把目光投向了这边,连那吃面的白首老者,似乎也停了停筷子。 每个人的眼睛都红了,像是烧着了一把火——

冯秀青冷笑一声,声如夜枭。 “你怎么能如此肯定,我们又怎能信你?” 赵喧紧紧握了一下拳,道:“本来我也不能肯定,于是我于一个月前与齐齐天谈了比交易,我以一百两黄金换宋轻书的一条命。九天后,他们派人把金子退还给我,对我说,宋轻书的命值六百两……” 冯秀青默然不语。 江湖中杀手组织极多,但个中跷楚,只有齐齐天与黑血两家,而齐齐天还有天下第一帮会齐天盟做为靠山,在众杀手组织中已是领袖地位。 齐齐天成功的要领有五: ——严密的组织; ——高强的本领; ——周密的计划; ——公道的价格; ——强大的背景! “齐齐天说宋轻书的命值六百两黄金?!”李大胡子摇了摇头,“那小子我见过,他打不过我。” 冯秀青叹道:“齐齐天从来不会估错价,他说宋轻书值六百两,就绝不会错。” “宋轻书是广东刀王宋谨声的小孙子,说道武功,我们几个他谁也对付不了,齐齐天突然变价,只有两种可能。”温雪华说道这里,顿了一顿,见到众人皆望向这边,整了整头发,启齿一笑,继续道:“一种可能是宋轻书的武功已今非昔比,而另一种可能就是他的身上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也许……两者皆有!” 李大胡子望着温雪华,竟似痴了一般。 屋外的雪却更大了,间或着狂风时时舞弄起一两朵雪花闯入进来,如同扑火的飞蛾,美丽异常。 冯秀青将头转向赵喧,道:“由碧海湾上岸,有八条路可以让宋轻书回广东宋家庄的路,你又怎知他会来这个野店?!” 赵喧正色道:“宋轻书会来,因为这条路最远!宋轻书的父亲宋玉向来与他的爷爷,也就是宋谨声父子关系不和,武功在几个兄弟中也最是不济。这一次宋玉定是要让他的儿子在外面多兜兜圈,好让宋老爷子也着回急。所以,宋轻书上岸后已经半个月,才刚刚走到这里!”

“想不到这父、子、爷三人之间的恩怨,倒成了咱们的愿。”李大胡子笑道。 公孙劫站在客栈一隅,慢慢转过身来,“哼”了一声,道:“那本刀谱又有什么好?” 赵喧神情呆滞地看着被狂风击打翻腾的布帘,道:“三十年前,宋家庄的老庄主宋谨严笑傲东南沿海,在当时天下八绝中列第五,号称‘南刀’,帝封“天下第一刀”。宋谨严死后,武林中人以为宋家从此会一蹶不振,谁料想宋谨严的弟弟宋谨声在得到《甲子刀法》上卷后,竟把宋家庄创办成东南武林的第一大世家,不论武功、声势、金钱均较其兄在时长进甚多,而那只是一本练习基础的上卷……。” 李大胡子凑近温雪华,道:“小姑娘,你要那本刀谱做什么?” 温雪华对李大胡子眨了眨眼,道:“这么多人要抢这本刀谱,肯定很好看,我也想拿来瞧一瞧。” 这个问题不可能得到真实回答,李大胡子却不知趣,又问公孙劫:“山东神枪会孙家里,公孙一族是使剑的,你要刀谱又有什么用?” 公孙劫将身子又转了回去,豪不理睬。 李大胡子又走到冯秀青面前,压低了嗓门问道:“你说那南海剑派一百多年来一直用剑,邓显峰来夺刀谱,该不会是要改用刀了吧?” 冯秀青皱了一下眉,低声答道:“三十年前,东南一带是南海剑派、血狮门与南刀宋家三足鼎立的局面,三十年后,血狮门已散,南海剑派掌门邓暮峰又在三年前败给了宋家的大少爷宋断,已是宋家独大的声光景。邓暮峰夺刀谱,旨在研究破解宋家刀法的法门。” “说不定是因为南海剑派新近入了武盟,他想拿这刀谱去邀功呢?”温雪华笑眯眯地摇了摇头。 冯秀青也不与她辩,向李大胡子问道:“你又为何想要刀谱?” 李大胡子道:“我李铁山一出道,用的就是刀,已经二十多年了,却从来没有拜过什么师、学过什么艺,也没见过任何一种刀谱,我倒要看看《甲子刀法》究竟如何!” “如若果然是本好刀谱,又该如何?” “那我便要练成举世无双的刀法!” “练成之后呢?”冯秀青与温雪华两人笑问。 “练成后,我便不会待在饮马川这个鬼地方做盗匪了,我要把人马带去洛阳,我要在那里做个真正的大盗!” 李铁山居然越说越得意,最后竟大笑起来,随后笑声即止,李铁山低声向冯、温二人道: “听说从前的洛阳王屠晚,也是个盗匪出身。” 冯秀青没听清,走道李铁山面前,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李铁山一愣,看了他一眼,大声说道:“我说,从前的洛阳王屠晚,也是个盗匪。” 冯秀青笑着点点头,道: “行了,你去死吧!” 说罢,当头一掌就向李铁山盖下—— 这一掌声势惊人,出掌前却毫无征兆! 温雪华心中一沉:“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