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保留着1999年-2003年左右 箫剑江湖 时期的绝大多数朋友发在江湖或梅居的文章 如果路过 请你停留

< 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名出处梅居,谢谢>

回梅居 回文集 说说你的看法


影子传说 (3千字)
发信人:雪妖

引 子
你是否曾注意身边的影子?那普普通通的影子。
你又是否想过,它们是为了什么而存在?
***********************************************************************
我和小高都是孤儿,已经拍档二十年。
但我们仍然只是搭档,因为我们之间的话很少。
干我们这行是不需要语言的,有时甚至必须绝对的沉静。
说话会分散自己的精力,会留下痕迹,会引人注意。
这些都是不可原谅的。
因为我们是杀手。
我从七岁开始训练,十七岁接到第一个任务,到现在十年,只杀了十个人。
杀人并不是容易的事,更何况杀人要不留痕迹。并且杀人之后也需要避一避。
在我们组织,最厉害的是“影子”---神秘的影子,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这样的人当然是王牌,当然专门执行最困难的任务。
而我和小高的目标却只不过是些不起眼的人。
我无所谓,我杀人只不过是为了生活。小高却不。
我们偶尔谈起“影子”,小高的眼睛总是很亮。
“我一定要超过‘影子’,”他目光炯炯,“一定。”
其实小高错了,而且是不可原谅的错。虽然他已经是个很不错的杀手,虽然他的机智和武功都很少有人能比上。
每次接到任务后,我负责策划,他负责实施,我们合作的很好,几乎已没有漏洞。
所以这次的任务也是这样。
目标是一个镇上的财主,年纪已大,身体已发福----这样的目标是很容易得手的,我观察了三个月,计划了两个月,在绝对有把握的时候才开始动手。
世上的事是没有绝对的,如果谁这样认为了,就会轻敌,就会不给自己留下退路。
明白这些道理的代价是惨重的,有时甚至要用生命来换取。
我已经快支撑不住了,小高还在苦战。若不是他在帮我抵挡,恐怕我早成了剑下亡魂。
虽然我们得手,却惊动了家丁。那些家丁的数量和武功都超出了我们的计算,我和小高浴血苦战三个时辰,还是没法冲出去。
幸好他们的冲击是一阵一阵的,我们才有机会喘息。
小高趁机靠近我:“妖,他们的西南角最弱,我们一起冲。”
我点点头,以我们现在的武功还不足以硬拼。
我,包括小高,都曾经认为机智是最重要的,武功并不那么重要。
我们又错了,作为一个杀手,武功才是他的本。
就象文人不能放下笔,商人不能放下算盘,杀手也不能放下他的剑。
这才是他们的命。
敌人的第二十三次冲击开始了,我和小高一起向西南角冲去。
就在我们几乎要突围的时候,后面的家丁已经掩杀过来。
小高的武功和轻攻都比我好,他可以突围,我却必死无疑。
小高忽然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睛还是很亮:“妖,你先走,我会追上来,别担心,我们还要一起成为‘影子’。”他转过身,向后面的家丁扑了上去。
我怔住,小高,你到现在还想着“影子”?
你知不知道,一个杀手是不能有理想的。若是太执着,太好胜,就难免会引起猜忌,留下痕迹。
其实家丁都是组织里的人。
而我,就是“影子”。
这次的任务:杀死财主,除去小高。几乎已经圆满完成。
我提着剑,默默的向外走去。走了两步,忽然又转过身,扑向人群。
我的武功其实比小高强很多。我一出手,家丁就倒下两个。
为什么人的生命有时尊贵,有时却连草芥都不如?
为什么杀手只能选择杀人或被杀?
这是我们的命么?不!!!!!!!!!!
好兄弟小高,我们三餐一宿一起呆了二十年,我不能让你死。
杀手的生活是简单的,所以思想也简单:对我好的人,我就该对他好。
我冲进去的时候,小高只剩下一只手和一只腿,背靠着大树,仍在挥剑。
当我冲到他的身边,他已经倒了下去。
他看着我,目光已散漫:“妖,冲出去,做……影……子……杀……手。”
小高,你真的把荣誉看的比生命还重?
那我背叛了“影子杀手”的头衔,甚至背叛了自己的生命,又是为什么??
我已无暇思考,我不停挥剑,一个个生命在我剑下消失……
生命为什么会如此卑贱??
小高,你才是真正的“影子杀手”,你用剑是为了自己的信念,你的人和剑早已合一。而我挥剑,只是为了生存。
杀手,本来就只能选择杀人或被杀。
这本来就是我们的命。我们不能对抗命。
但我不后悔,真的不后悔啊,小高…………
你又能了解我么?
你能了解的,我知道。
一个人的生和死,原来都是如此简单。
所以当我倒下去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一丝微笑…………

————完